「道」一使徒的神學敎育(徒廿17-35 )/ 洪同勉

神學院的特色,不是制度與一般專上敎育的差别,也非學位名銜的創新;而是目標獨特,旨在訓練蒙神呼召的聖徒,成爲傳「道」人。所以,神學院有别於其他學院,就是以「道」爲核心的課程。建道母院,按着院訓,顧名思義,「至聖之眞道」乃存在的基礎。母院英文名字Alliance Bible Seminary更强調神學院的獨特處——聖經的敎導。因此,整個神學課程必須力求與聖經符合,按着日子的增長,更與神啓示的課程相似。

「你在許多見證人面前聽見我所敎訓的,也交託那忠心能敎導别人的人」(提後二1),是神學敎育的一個目的。保羅不單身先士卒宣揚神的啓示;更以身作則,要求我們效法他,正如他效法基督一樣。在保羅的工作中,他確實樹立了美好的神學敎育的指標。

保羅非常重視以弗所三年的事奉。除了宣講福音,建立敎會(徒十九1-20,本文經文採用中文新譯本),還着重神學訓練,栽培接班人。保羅在赴耶路撒冷途中,「從米利都派人去以弗所,請敎會的長老來」,臨别贈言。這些長老,就是敎會牧師和傳道人,是聖靈立爲「全羣的監督,敎養神用自己的血所贖來的敎會」(18,參十四23)。保羅與他們的關係,師生多於同工,因為長老們是保羅在以弗所三年敎導勸戒的成果。而保羅對以弗所長老的敎導,成了神學課程的方針。

神學敎育的目標

一、出世而入世

不少父母不願兒女奉獻,許多信徒懼怕神學,誤把神學院看爲與寺院或中世紀遁世的修道院相仿,一旦進入院門,便與塵世隔絕,斷絕六親。孰知保羅指出,神學乃「一直跟你們相處」(18)。神學敎育主要目標,除了修道,使靈性臻爐火純靑之境外,最重要的莫如學習基督的樣式:「道成肉身,住在我們中間」,把天上的眞理和恩典在人世間「活」出來。獨善其身的靈性追求,是與基督的信仰背道而馳的。犧牲捨己是耶穌的生平,也是作門徒的最基本條件。因此靈性和知識的長進不可能爲神學敎育終極目標,深入了解神的旨意更體貼神的心腸,把生命在人間傾倒,是神學的「學神」敎育最高標準。

二、超越而卑微

有些敎會把傳道人列為聖職人員,與平信徒有别。不錯,蒙神特别揀選,作為萬軍之耶和華的工人,這樣的呼召確是超越的。然而生活與工作的其他方面,保羅形容爲卑微(19)。①身份卑賤:「服事 主」,是douleuo奴隸身份的服役。②態度謙卑:「凡事謙卑」。③心靈卑傷:「常常流淚」。④靈程卑下:「忍受……試煉」登高自卑,不能一下子就得勝。

神學敎育的內容

一、敎道(20)

敎會生活是多方面的,包括敬拜,敎導,團契和佈道等,着重平衡發展。然而神學敎育偏重敎導,乃理所當然。

敎導是方法,無論神學敎育(TE)或基督敎敎育(CE)怎樣分别和定義(TE與CE的爭論請參閱第廿七期建道通訊,第六頁),都不能作為終極目的。敎導的目的和中心是「道」。「沒有留下一件有益的事,不……敎導你們」,保羅指出所敎的是「有益的」,眞正有益的乃是聖經(提後三16)。聖經,不是神學或基敎,反而是神學的課程中心。

敎道的範圍不單限於課堂授課,保羅說:「也在衆人面前或在家裡」。家裡的敎導非常重要,宿舍生活乃神學敎育不可忽略的訓練。建道母院當前急務乃興建白如雪樓女生宿舍,而覓選聘請全時間學生生活指導更應優先處理。

二、証道(21)

「我對猶太人和希臘人都作過見証,要他們悔改歸向神,信靠我們的主耶穌」。保羅用文學中交錯配對的對偶法(Chiamus),把辯道學或護敎學(Apologetics)的雙重作用說出:對猶太人,認識聖經 者,護敎學是使人堅信不移;至於未聞眞道的外邦希臘人,保羅則重在辯道,帶領人悔改歸向神。維護眞道,堅固信仰旣然是那麼重要,神學課程自然包括了護敎學。

三、佈道(24)

敎會元首耶穌基督說:「人子來,爲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因此,基督徒這班主的門生,責無旁貸,當然也以佈道爲要務。保羅視「爲神恩惠的福音作見証」是他的「路程」,也是「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分」。

母院除了在課程上編排個人佈道和差傳的科目外。學生在校友師長的薰陶下,自發組織佈道團,在神學的訓練期間,實習,操練和培養佈道心志和技巧。建道學生佈道團不但是建道母院的特色,也成了神學敎育不可缺少而非常得益的一課。

四、講道(25)

講道是傳道人的特别職事,牧養敎會者不可忽略講壇的事奉。執事的設立是要「管理伙食」,減輕使徒的行政負擔,好讓他們可以「專心祈禱和管理道理」(徒六4中文譯本的「傳」道,原文與「管理」 伙食同字)。

除了次數的控制外,講道首要事項乃將「神的全部計劃,我已經毫無保留的傳給你們了」(27)。爲要達到這個標準,課程必須兼顧兩方面。一是淸楚神的全部計劃:釋經學,聖經書卷硏讀,系統神學等科目;一是淸楚傳講,宣道法,基督敎敎育,講道實習和硏討等。

五、建道(32)

「這道能建立你們,也能在所有成聖的人中賜基業給你們」保羅這節金句可與建道院訓:「爾當以至聖之眞道自建」(猶20)互相發明,彼此補充。自建心志固然重要,能建立别人在眞道上,也同樣重 要。

建道或(明確點說)道建,不是安靜消極的默想或鑽硏,而是積極行動的「謹愼」(28),「儆醒紀念」(31),「勸戒」(31)和「交託」(32)。要使信徒都建道,敎牧學如治會學,敎會增長,輔導學,敎牧關顧等科目就顯得重要了。

六、行道(35)

保羅說:「我凡事以身作則」。門徒式的訓練,是最理想的神學課程,然而卻是最具代價的。行道的敎與受,必須生活與共。以現時工作量來計算,在院師長對一百零二位同學生活的輔導有不勝負擔之 感。若按滕院長四月二日發出八十院慶公函『建道神學院過去,現在,將來』的計劃,在前面五年內,再增加百分之五十的話,師長的數目必須按比例增加,尤其重要的,必須獲得專職的學生輔導,才不致在行道的課程上顯出虧欠。

建道母院蒙神恩祐,八十年來環境變遷,卻一直欣欣向榮,忠心為主栽培人材。巴不得我們繼續履行主的大使命,在神學敎育中,把神的旨意「交託那些又忠心又能夠敎導别人的人」,使到學院,校友,同學及敎會能如主所託付:「你們要去(行道),使萬民作我的門徒(証道、佈道、講道、建道),我吩咐你們的一切,都要敎導(敎道)他們遵守。這樣,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這世代的終結」(太廿八19-20)。

原載於《建道通訊》29期,1979年10月,頁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