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道人建道情】張美薇牧師專訪

1980年,一位剛從香港大學畢業的年青人,負笈海外,追求學問。

在修讀博士課程期間,她信了主,參加教會。

約莫兩年後,她就聽到上主對她的呼召——全時間服事。

當時,她的信心面臨很大的挑戰。一方面,因為她信主的年日很短;另一方面,她身邊有人在潑冷水,估計從修讀物理學轉到神學並不容易拿到學生簽證(visa);那麼,放棄物理學的課程可能會失去逗留美國的身分,甚至要和戀人分離。然而,「神對我說,不是我揀祂,而是祂揀我。所以,我覺得要認真對待神向我的呼召。」

這是張美薇牧師近40年前入讀神學院的經歷。1987年,她於福樂神學院 (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 畢業。

由於1980年代的北美教會普遍未有聘請女傳道,所以,自神學院畢業後十多年她一直未能成為全職的傳道人。但這也無阻張牧師全情投入教會的事奉,她不介意以「買一送一」(buy one get one free) 的方式,與丈夫曾錫華牧師一起服侍教會。

張牧師說:「我就是free的那一位。」

這話似乎表達她處於一個次要的地位。然而,在訪問的過程中,張牧師卻流露出她對上主的忠誠、對事奉的認真,她不只一次地說:「我好清楚這是神的呼召。」或者,她口中的free更意味著「自由」-擺脫世俗的價值觀;事奉上主,毋需自卑,也毋需為自己爭取更高的地位。

1998年,張牧師與曾牧師決定一同返港,同年,她應聘於宣道會錦繡堂,開始她的第一份「全職工作」。當時,她認為自己會在教會一直做下去,直到退休。

然而,2015年張牧師發現自己的身體出現了毛病,她就和教會商討堂主任的接班安排,即使在1年後證實身體沒有太大問題,但她認為接班的安排已有定案,就要執行所擬訂的計劃。

2017年,張牧師從教會退下來,但這不等於退休。同年,她加入建道神學院,成為全職教師。

早在他們夫婦二人回港事奉起,曾錫華牧師便開始參與建道的教學,但張牧師對建道的認識不算深,只是偶而參與建道的聖樂會,或其他一些大型活動。不過,隨著曾牧師要從建道全時間的崗位退下來的日子漸近,時任院長的梁家麟博士便邀請張牧師加入建道。

「目的是很清楚,我加入建道只為了一件事,就是要接手做跨越文化研究部的部主任。」張牧師指出,她要在新一代跨文化研究部的儲備老師回院前,填補中間的空白,讓兩代老師的交接可以順利。

「補位」雖是主要目的,但張牧師在建道的事奉遠超她的想像。剛剛加入建道,她就被邀請進入學院的執行委辦會,參與整個學院的行政決策。並且,蔡少琪院長亦委任她為副院長,接替將要退休的陳耀鵬牧師。

這些事奉崗位都不是她爭取得來的,張牧師更打趣地說:「好感謝大家 (學院的老師),受我玩。因為我進建道之前從沒有在神學院教過響。」

過去5年,張牧師在學院總共教授了15、6科。她認為自己不是學術型的老師,有不少科目是她還未深入研究,甚至未曾涉獵,要教授這些科目都讓她感到十分吃力。然而,透過不斷的努力,在有限的時間內深入了解各科目的知識,也在課程設計、教學方針上尋求進步,她因而在遺些挑戰中,感到滿足和喜樂。

此外,張牧師也感恩能參與籌辦建道的宣教學博士 (DMiss) 課程,她認為這個課程能在知識和實踐上幫助香港的宣教士、在後方支援宣教士的事奉者、以及正在海外參與宣教的同學。這個課程的需求已有很長的時間,最終在前人建立的基礎上,於2年前成功開辦。

從回應上主的呼召到快要從全時間的崗位上退下的今天,40年來,只想事奉上主的純真並沒有變改。張牧師希望從神學院退休後,可以運用求學時期所研究的理論,實踐於本地的宣教上。另外,在5年的教學裏,深感以中文撰寫的關於宣教的參考書實在太少,她也盼望能在方面為宣教的教學作出貢獻。

原載於《建道通訊》208期,2022年6月,頁15-16。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