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同學

曾懿輝(加拿大溫哥華華人宣道會)

我在一個基督化的家庭長大,常有機會接觸宣教士,自己一直盼望有一天能好像他(她)們,到遠方傳福音。我原居於香港,其後舉家移居帝汶,後再遷移往加拿大定居。

環境,人事各方面的變遷,會多次讓我對神的心發生動搖,但神再三向保證,扶持幫助我,堅定我奉獻的心。七八年四月,突患嚴重急病入院,一而再的手術,叫我軟弱得無力接受,幾乎性命也不保,其後醫生發覺我的病是先天的,幸而發覺得早,否則不堪設想。神藉着疾病再一次提醒我對他奉獻的心志。

或許你奇怪我為什麼從老遠的地方回來讀神學,原來神一直把「東南亞」放在我的心裡,神也清楚讓我進入建道造就。我雖然軟弱無能,但主的恩典夠我用,正如保羅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爲我的能力,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林後十二9)

 

黃聲錄(香港九龍城靈糧堂)

自小從教會中長大的我,父母親也是傳道人,從小已體驗當傳道人那種刻苦,别人對父母的白眼,加上看見教會內部一些問題,對傳道這種工作不其然產生敬而遠之的心理。

中學畢業那年,淸楚重生得救,明白到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的意義,但始終沒有勇氣尋求神在身上的旨意,萬一神的旨意是要我全身奉獻,那就不堪設想了。但這個呼召愈來愈强烈。在我心裡經常縈繞不停,於是我用其他方法去抵消這個壓力。理工學院畢業後,一心希望在工業界發展自己的理想,冀望有不算太奢望的享受,加上在愛情上美麗的憧憬,如斯的夢幻,成爲所追求的人生目標。為了減輕心理不安情緒,工餘時間熱心教會事奉,參加夜間神學課程,在奉獻金錢方面也盡本份,盼能抵消心靈方面的壓力。

今年初,神開始對付我,祂將我那些崢嶸削去,把我那些偶像挪去,糾正了我對追求物質享受的心,讓我明白神在我生命中的計劃,也明白最有意義的生命是走在神的旨意中,我甘心放棄職業上向上爬的機會,也放下愛情的夢幻,在連串打擊痛苦裡,盈眶淚眼中,我聽見神慈愛的呼召聲音,我再無法抗拒,於是對主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

原載於《建道通訊》26期,1978年11月,頁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