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長的話】時代的教會與時代的工人 / 張慕皚院長

末世時代是靈性堕落、道德喪亡的世代,聖經常以黑暗來形容末世的社會狀況。而科技、政治和教育,都不能真正解決今日社會的問題,因為這些制度都只能治標而不治本。「教會」——神在末世的金燈台,只有她才能徹底解決末世黑暗帶來的問題。

聖經只給我們看到一幅末世趨勢的圖畫(太二十四;啟六1-8);而對時事的觀察,也只可以給我們一點粗略的提示。這些經文提醒我們,未來世界是一個艱難的世代。因為在一個資訊時代中(但十二4),知識雖然令科技不斷增長,生活水平不斷提升;但道德的失落,卻令人類待人處事的智慧不斷下降,物質繁榮而失去道德的約束,必然為人類帶來更多可怕的後果,如暴力、戰爭、家庭和社會問題都會急劇增加。

發揮金燈台的作用

在如此的世代中,教會作為末世的金燈台,是神給黑暗時代的唯一答案。當鹽有鹽的本質,或光有光的本質時,自然能夠產生調味和驅除黑暗的功用;故此,當教會成為真正的教會時,自然能夠為主發光,成為一間能與世人共度時艱的教會。

教會若要在這時代被神使用,必須在兩方面多下工夫。第一,是明白自己的真正地位。使徒約翰在收示錄第一章蒙神賜他異象,看見在時代的黑暗中,神的答案是七個金燈台,就是末世的眾教會。「金」代表神榮耀而寶貴的屬性,教會是基督的身體,是唯一能徹底解決時代問題的群體。教會因此應常常提醒自己,神在黑暗時代中,要使用的是祂的金燈台。

讓基督在燈台中行走

第二,金燈台能發揮作用,乃因有基督在燈台中間行走。基督是教會的元首,監察者和帶領者。他的右手中有七星,就是教會的牧者;從祂口中出來有一把兩刃的利劍,意思就是說,教會要在黑暗時代中產生作用,必須先與主有密切的關係,服在主的權柄下,並有主能使用的傳道人和教會領袖。

神所使用的使者,還須善用從主口中出來的兩刃利劍。傳道人和教會領袖,不能單單認識神的道,利劍的表象所強調的,是神話語的適切性,並要藉此擊敗敵人,解決時代的問題。教會要信徒裝備的,不單是叫信徒熟悉聖經,還需要認識時代和時代的問題,就如醫生只認識藥物的功效是不足夠的,還需要懂得診症,知道問題所在,才能對症下藥。因此,傳統的神學訓練,除了強調研究聖經的訓練外,還要求學生在進入神學院前,先有人文學科的訓練,能熟候哲學,社會學,心理學,歷史和文學等。現今大學的「通識教育」,對傳道人的裝備也相當重要。

善用「利劍」刺中時弊

在黑暗時代中,牧者必須帶領教會入世而不屬世地了解及關懷社會,才能成為一間與時並進,有效發揮「主口中出來的兩刃利劍」的教會。

神使用的時代工人,都是善於運用「劍(聖經)」的人,他們認識神和祂的話語,又認識時代。摩西在法老宮中長大,並居住達四十年之久;在熟悉當時的文化和各種學問後,神又安排他到曠野牧羊四十年學習屬靈的功課。同樣,但以理和他的三個朋友都是「通達各樣學問,知識,聰明俱備」的年輕人(但一3),但以理更被認為是「有美好的靈性,又有知識聰明」的一位領袖,他們的共通點是熱愛神的話,並與主契闊深交。保羅更是精通當時的希臘文化和猶太教思想的學者(徒二十二3)。保羅的福音信息也顯示,他對當時的哲學和詩人的作品都有深切的認識(徒十七22-31)舉凡屬神的人在這時代中要被神使用,都必須認識神。認識神的真道和時代的需要,才能對症下藥;否則,便像主所責備的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不懂得分辨時代的徵兆(太十六1-3)也就無法成為主重用的器皿了。

結語

神學教育作為培育教會人才的機構,必須訓練今日的神學生懂得如何將神的道,適切地傳給這時代的人,並懂得進入教會中,與信徒一同面對時艱,幫助傳道人對症下藥,認識時代;及能深愛神的真道,成為熟練的「劍手」,能一針見血地處理今日人類面對的問題。

原載於《建道通訊》138期,2005年1月,頁2-3。

作者簡介

張慕皚

前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