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長的話】不一樣的神學教育 / 張慕皚院長

基督耶穌降世的目的是完成救贖,拯救罪人,主在世事奉三年多的時間,主要的工作卻是訓練十二門徒,準備將來祂十架代購的死大功告成後,他們便成為設立教會廣傳十架福音的根基(弗2:19、20),可見主何等重視神學教育。四福音中我們發現主耶穌的神學教育有其特別之處。在此提出以下四點作為今天關心神學教育者的參考。

 

一、不一樣的師生地位

在一個尊卑嚴明,尊師重道的文化裡,主耶穌作為一位道成肉身,降世為人的神的兒子,理應以最崇高的地位教導祂的門生,但他卻刻意以僕人的地位服侍他的門生,對爭權奪位的門徒,他以自己為榜樣:「在你們中間,誰願為首,就必作人的僕人,因為人子來,並不是要受人的服侍,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可10:44、45)。在離世升天前,更彎腰為門徒洗腳,示範老師應有的謙虛和服侍(約13)。還有,在祂有關末世的比喻中,主人回來見到僕人們儆醒等候時,出乎意料地,不是僕人服侍主人,而是主人叫僕人們坐席,自己束上帶,前來伺候他們(路12:33-37)。

這種革命性的教導和榜樣,並不會低貶了教師在學生心目中的身份和地位,主耶穌和門徒之間的這種關係,叫門徒更尊重她,是最好的明證;應該留意的乃是這種關係模式的原意,乃是老師們如父母般以愛心照顧兒女(或如牧人照顧自己的羊群),這樣只會帶來兒女對父母的更大尊敬。

 

二、不一樣的教育方法

一般有名氣的教師,都要求學生「來」受教,而主耶穌的方法卻是「去」到需要,他教導的人中間,「來」的育方法所接觸的人有限,而「去」的方法卻能幫助更多的人。因此主沒有被迦百農人留下來,因祂要到其他地方教導和醫治病人(可1:35-39)。今天越來越多神學院看見主耶穌這種教育方式的好處,到各地開辦延伸課程,這就與主「去」的事奉很相似,效法主進入人群中的教導和事奉。

在學習方面,還有一點值得留意的,主耶穌注重全人的投入,現今教學上的要求很多只是聆聽,主卻要求「聽」、「看」、「做」和「傳」。在道德的教育和品格的陶造上,這是最有效的方法。

 

三、不一樣的院舍

主耶穌沒有固定的培訓場所,如果他需要的話,可以在迦百農或其他地方建立祂固定院址,但她卻選擇到各城各鄉去教導,授課的地方包括家中、路上、湖邊、山上及平原等。

今天我們不能完全用這樣的形式辦神學教育,如上面指出,神學院的延伸課程已可邁向結合固定院址神學教育與流動式神學教育的好處;深信主耶穌並非教導流動式神學教育以否定固定式神學教育,主耶穌採取流動式神學教育乃因為在當時的環境中,流動式最能將祂的信息以最快的速度傳開。因此今天要執著的,不是固定式或流動式孰優孰劣,而是什麼形式的神學教育能在今天特殊處境中最有效,亦最迅速地訓練時代的工人。

圖書館的設立,要求神學教育有固定性的一面,但電腦和通訊科技的發達,帶來另類流動式神學教育的需要,二者的結合乃時代神學教育模式的取向。

在基督流動式的神學訓練模式中,我們更需要留意的,是基督對人的深切關懷,神聖的愛促使主耶穌迫切地到各處教導人·流動式的神學教育更叫基督能教導祂的門徒進入人群中的事奉;這種的事奉最能體會人在不同處境中的遭遇,也最能訓練人成為一個醫治創傷的事奉者。

 

四、不一樣的評核制度

任何全的教育制度,必須有適切的評核制度,現今一般的考試制度主要考核學生的知識或做事能力,而且以分數的多寡定高低。自從世紀初智商的制度由法國推行至全世界後,所有教育制度,包括神學教育,都以知識和技能衡量學生的程度和一個人的價值;但在基督按才幹授責任的比喻中(太25),主人的評語對那成績佳的兩位僕人是:「又良善,又忠心」,對那成績欠佳的,卻是:「又惡、又懶」。「良善」指品格,「忠心」指工作;但亦可以說「良善」和「忠心」都指品格,可見在神的制度中,品格是衡量人首要的關注,可惜今天的學校教育,因為與神脫離了關係,不能教導道德,更沒法操練品格。

在基督的教導中,品格和工作的密切關係,就如樹和果子的關係,好樹結好果子,壞樹結壞果子。初期教會選執事和保羅在提摩太前書第二章列舉的牧師和執事的資格,也差不多全是品格方面的條件,這與最近高文在《 E·Q·》一書中所提出的科學研究對「聰明」(smart)的新定義很吻合。高文綜合過去十年科學家對人類腦部功能和行為的研究,發現一個人成功的因素中,I.Q只佔20%,其他絕大部份是他們所謂的情緒智能(emotional intelligence);而這些情緒的因素,大部份是道德品格的表現(沒有神的科學家不能研究道德,只可以情緒作為代替),這亦解釋了為何很多I.Q.比較低的人卻可有很大的成就M

以品格作為衡量人的著重點是最公道的方法,I.Q.是先天的,好的成績亦需要好的環境配合,但美好的品格卻可以來自後天的栽培,而且艱難的環境也往往更適合培養出優美的品格。在神的制度中,一位沒有學問,但卻是忠心,良善的教會女工,將來在天上的賞賜可以和葛培理同等的大。

還有,在主耶穌的評核制度裡,也同樣有賞罰的一面,那領五千和領二千的,所得的獎賞,並非如我們所想所望,可以從工作上停下來享清福,或做一些比較輕省的工作,出乎意料之外,主人卻對他們說:「…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太25:21)。忠心僕人的賞賜是更大責任,更多的工作,而神賜的更繁重的工作一點不會叫人耗畫(burnt out)或精神崩潰,因主人跟著應許說:「…..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在主的同在和所賜的喜樂中,工作雖忙,但卻不會叫人受傷害。

今天的神學教育,評估學生的制度與一般學校很相近,在主不一樣的評審制度的亮光中,應加強品格的評估和積極性的鼓勵。

原載於《建道通訊》105期,1996年9月,頁2-3。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