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專欄】明道、行道、建道/鄺炳釗

梁家麟院長的就職典禮場刊提及他對建道的期望:「我盼望學院未來能夠以聖經為中心,因為宣道會是一倜篤信聖經權威的差會和宗派。而『以真道自建』則是建道神學院的院訓。」

我相信建道神學院的同學都願意以真道自建,問題是如何達到這個目標?

兩種的明道

神學生能否以真道自建,這與用心讀經相關。他們上課時較著重客觀分析和準確推理式的研經方法,就如讀到「願我祖亞伯拉罕和我父以撒所事奉的上帝,就是一生牧養我直到今日的上帝,救贖我脱離一切患難的那使者,……」(創四十八15~16)很自然會問:這兩節經文是誰寫的?是摩西還是其他人?寫給誰?是寫給準備入迦南的以色列人,還是被擄後的選民?作者在甚麼時候和處境下撰寫這兩飾經文?寫作的原因和動機是甚麼?雅各說:「上帝牧養他」,這指的是甚麼?雅各提到的患難是甚麼?使者是誰?⋯•這種研經方式是其中一種能夠明白真道的方法。

另一種明道的方法卻是用「心」去閱讀聖經,較著重主觀體驗和感受;同時在閱讀經文的過程中,亦較集中在感受的層次,例如讀到上述的兩節經文時會問:「耶和華是否我的上帝?」「我曾否被上帝牧養,在患難中經歷過祂的救贖?」1 這種讀經方法主張慢慢的聆聽、慢慢的瑞摩。讀者在「道」的面前,不只是個詮釋者,也是被詮釋的;不只是明道的主體,也是接受的客體;不單讓道進入丙心,更在其中產生果效。當然,客觀的分析和主觀的感受並不互相排斥,反而應該兼備。

明道和行道

用心讀經,讓聖靈把經文帶進讀者內心深處,能有助實踐聖經的教導。最近有信徒提及一位犯了嚴重罪行的教牧,且詰問:「為甚麼如此熟悉聖經的傳道人多次犯罪?為何上帝的話對他没有任何作用?J這問題不易回答,其中一個可能是該教牧只具備聖經知識,卻不按照它的教訓去行事。不少人喜歡在聖經首頁寫下這樣一句的說話:”This Book will keep mefrom sin but sin will keep me from this Book”。值得注意的是,無論我們多熟悉聖經的內容,也不會減少犯罪。只有願意按聖經教訓行事的人,才不會受罪惡的捆綁。

為甚麼上文提及的教牧不行道呢?或許因為他只用頭腦讀經而没有用「心」讀經。美國兩位資深精神科醫生 (Frank Minerth 和 Paul Meier)在達拉斯神學院任教時做了一倜調查,發現不少神學院的學生若有三年或以上的靈修(用心)讀經習慣,較願意體驗及實行聖經的教訓,比起只在課堂及交功課時才研究聖經的神學生出現問題的機會較低。

建道和體驗

我們的院訓一「在至聖真道上造就自己」——也與體驗有關;它和連在一起那另外兩個分詞子句一—「在聖靈裡禱告 」、「仰望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憐憫直到永生」(猶20~21),乃是信徒保守自己常在上帝愛中的三個渠道。建道的同學若只用頭腦分析,而没有用心閱讀聖經,並藉此體驗聖經的寳貴及經歷上帝的愛,他們便未有實踐院訓。潘霍華曾說,聖經可視作上帝給信徒的情書,是要去感受及體驗;這是願意以真道自建的人讀經時不可忽略的。

1 如要知道如何用心去讀經,可參史密士著,陳思譯:《那位穿慢跑鞋的修士〉,《校園》(2005年1~2月)頁 8~12。

原載於《建道通訊》142期,2006年1月,頁4。

作者簡介